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快乐30 location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傳媒掃描
left
新聞動態
傳媒掃描

【中國科技網】著名植物科學畫家曾孝濂的作品,就這樣把人美哭

文章來源:中國科技網  |  發布時間:2019-10-08  |  作者:趙漢斌  |  瀏覽次數:  |  【打印】 【關閉

 

  科技日報記者 趙漢斌 

  國慶假期,出門作一次短途旅行,邀約親友來一次聚會,看一次畫展,都是不錯的休假方式。可你平時看到畫展,一般無非是這樣的…… 

 

  或者是這樣的…… 

 

  可開在花叢中的畫展,您見過么? 

 

  不錯,這就是正在昆明當代美術館正在舉辦的《花花世界》曾孝濂植物藝術展。畫的主人,正是我國著名植物科學畫家、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曾孝濂先生。 

 

  六十年來,曾孝濂先生曾先后參與《中國植物志》《云南植物志》《中國高等植物圖鑒》《西藏植物志》編撰工作,完成科學著作插圖2000余幅。相對于在植物學界,他在醉心集郵的朋友中,名氣更大,他先后設計的《杜鵑花》《蘇鐵》《綠絨蒿》《孑遺植物》《中國鳥》等9套國家郵票,件件都是佳品,令人既驚嘆于中國植物之美,又折服于創作者的匠心。 

  曾孝濂先生從事植物科學畫的因緣,這要從61年前說起。 

 

 

曾孝濂先生設計的郵票《杜鵑花》和《百合花》 

 

白花泡桐插畫 

  1958年,年輕的曾孝濂進入昆明植物研究所工作。偶然中的必然,從小能寫會畫的他,參與了一樁大事。1959年起,我國啟動了《中國植物志》的編纂工作,這不僅是我國植物學界的一件大事,更關涉新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編纂隊伍中,有300多位植物分類學家和164位插畫師,曾孝濂稱為團隊的一員。老中青構成的這支隊伍,采集、整理、分類,錙銖積累,在浩如煙海的植物王國里歷時46年,終于完成了80卷126冊涵蓋三萬多種植物、五千多萬字、九千多幅圖版的系統工程。在參與《中國植物志》的編纂過程中,曾孝濂先生積累了知識,磨練了技法,更懂得了如何認知和尊重大自然,人們為何景仰植物。 

 

《中國植物志》部分卷冊(資料圖) 

  說起在《中國植物志》系列工作中取得的功績,他謙虛地說:“作為參與其中的一分子,我很榮幸。現在,繪圖員們已過世大半,但大家共同的勞動化作《中國植物志》保存了下來。一生始終如一地為國家做一點實實在在的工作,我覺得很值。” 

 

《中國植物志》英文版(資料圖) 

  上世紀60年代,他還曾參加了國家組織的“5·23”項目,由眾多醫學、植物學攻關工作隊合作,聯合研究對抗惡性瘧疾,在眾多野生植物中尋找抗瘧藥;同期下達的還有“熱區野菜圖譜”和“熱區軍馬飼料”兩項任務,即在后勤保障缺失的情況下,如何在叢林中尋找可食用的植物。曾孝濂參與負責繪圖工作,經年累月在我國南方熱帶雨林中實地寫生。 

 

長果木棉插畫 

  用科學家的眼睛去觀察,用藝術家的心神去創作。他在線描、水彩、油畫、水粉、丙烯等多種畫法間自如切換,游刃有余。直到八十高齡時,其作品表現力仍令人驚嘆。 

 

曾孝濂先生2019年8月26日創作完成的《清明花》 

 

《清明花》局部 

  退休后,曾孝濂出了12本植物、動物科學畫畫集。2017年,在深圳舉辦的第19屆國際植物學大會上,曾孝濂專門為大會創作了10幅作品,獲贊無數;2019年,他為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創作完成的《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大畫,更是令人驚艷。 

 

  在國慶前夕開幕的畫展上,因疾病正在北京接受治療的曾孝濂先生發來了簡短的致辭視頻。他仍謙遜地說:“如果我的畫能給家鄉父老和遠道而來的朋友們帶來一點大自然的清新氣息,我將感到莫大的榮幸”。 

 

硬葉兜蘭 

  《花花世界》畫展策展人、CCTV經濟頻道特別節目組主編、《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導演李成才在開展儀式上說,在中國,有35000多種已被認知的植物。萬千植物編織成一個搖籃,正是植物用它的生命延續了我們的生命。曾老師用他的畫筆,表達了對植物搖籃的致敬。 

 

長葉綠絨蒿 

  李成才說,曾孝濂先生的畫所給他的,是對自然界的眷戀和那種美好。曾老師身上有一種優雅、硬朗、孤傲以及自由的東西。“這種東西是植物身上的,還是他身上的?我不知道,或許已經是渾然一體了。”李成才說,正如在《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里記錄的,中國野生大豆是通過一米、一米彈射,一點一點地去開疆拓土,最后讓更多的人得到滋養。“我們已經得到了這種滋養。我希望我是曾老師的學生,我希望大家都是他的學生,一起做植物文化的傳播者。” 

 

曾孝濂先生2019年為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創作的《影響世界的中國植物》,畫幅為114×251厘米。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黨委書記楊永平研究員說,植物沒有“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的機制,它無法移動,所以只有去適應環境,但植物的“內心世界”其實是非常豐滿的,這就是我們為什么需要藝術家的原因。學植物學的人、學科學的人,可能常想的是功能,但只有曾老師這樣的大家,去仰視植物,也才能把植物的精美之處表現出來。他理解了植物之后,他的畫也就比植物本身更美,更能抓住我們眼神心魄。 

 

曾孝濂先生(左二)早年在戶外寫生(資料圖) 

 

馬纓杜鵑 

  曾孝濂先生認為,植物畫不是植物呆板、冷漠的再現,而是要有科學家的眼光觀察,用藝術家的熱情描繪自然之美。他說:“不僅要畫得像,畫得準確,更重要的是畫得生動。得用心靈去體會,才能在畫中表達植物的‘神’與‘魂’。每種植物各有各的生命狀態,都源于對外界環境的適應和對生存繁衍的渴望。” 

 

黃蜀葵 

  曾孝濂先生曾在CCTV《朗讀者》節目中接受主持人董卿采訪時說,花是種子植物渴望生存和繁衍進化出來的最狂熱、最絢麗、最奇妙的表現形態。花的本意是吸引昆蟲和其它小動物來為自己傳粉,無意間把地球打扮得五彩繽紛。花不是為人開的,人自作多情,卻從花那兒得到愛和美的啟迪。 

 

寄生花 

  畫植物畫是孤獨的,以臘葉標本為依據,為科學典籍插圖,世人或不屑一顧,曾孝濂先生偏偏覺得味道足。他說,既要坐得冷板凳,也要登得大山頭。時而呆若木雞,靜觀花開花落,動靜之間尋覓靈感之沃土。以勤補拙、死摳硬磨,練就不法之法。凝花鳥樹木于筆端,寬慰自己,也給觀者留下些許回味。隨遇而安、盡力而為、平平淡淡,自得其樂。 

 

三七 

  他說,孤獨是人生的必修課,一旦嘗到了甜頭就不愿意走出來了。熱鬧是屬于大家的,孤獨才是自己的。孤獨中思緒最清晰,在孤獨中積累、在孤獨中自省、在孤獨中開悟、在孤獨中升華,孤獨是人生的財富。無論人生路上有多少紛繁喧鬧,要做到鬧中取靜、由靜而孤獨,終是獨身而來獨身而去。像不像求真,真不真求活。活即是美,生命因活而美。倘若你能畫出勃勃生機,還原生命,喚起觀者的認同感和親切感,你就進人了植物畫的自由王國。 

 

地涌金蓮 

  “用眼睛去觀察,用心靈去感受,畫畫的過程就是物我交融心領神會的過程。當你全神貫注于感悟和表達時,你會忘掉切糾結和煩惱,進人純凈的境界,與大自然渾然一體。”曾孝濂先生說。 

  曾孝濂個人作品展 

  1992年 個人作品展,香港中文大學邵逸夫堂 

  1998年“百鳥圖”個人作品展,北京中國美術館 

  2018年 曾孝濂作品展,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2018年 曾孝濂植物藝術畫展,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 

  2019年 “花花世界”曾孝濂植物藝術展,昆明當代美術館 

 

曾孝濂工作照。新華社記者周磊攝 

  (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由科技日報記者趙漢斌翻拍曾孝濂先生作品) 

    (中國科技網 2019年10月7日)

    來源:http://www.stdaily.com/index/kejixinwen/2019-10/07/content_796905.shtml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2-2020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5000394號
地址:中國云南省昆明市藍黑路132號  郵政編碼:650201    點擊這里聯系我們  手機版  

原本山川 極名草木